泡泡糖院长

头像→FrankFRE
板绘初心者
黑历史堆积处

似乎生活在我们的国度里,一切看似小众的、弱势的事物,都会被当做病态或者异端,大众的立场默许为“鼓励将其消灭掉”。

“你太内向了,应该外向一些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胖。”

“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干什么,结婚了生了孩子想法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同性恋就是年轻人生活太好了吃饱了撑的,听说这是一种病,得治。”

“你说你被欺负了,怎么不反省下你自己,一个巴掌拍不响。”

这样的言论从小就伴随着每一个人,像远处战地里隐约却连绵不断的炮火声,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天被击中的是自己。

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怕麻烦的人,小心翼翼的观测,融入人群,对瞄向自己的枪口微笑,点头示意,表明自己也是群众的一员。但到此为止了,不要再靠近我,这里是我的地盘,看见我脚下的地雷了吗,聊聊闲话得了,你别他妈干涉我。

于是也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来了。

直到最近网络视听节目审核通则的出现,我意识到,只不过一直以来是自己幸运而已。我出身在觉得比起繁殖后代,学习知识和探索未知世界更重要的家庭,我没有易胖的体质,我不是同性恋,我懒,人际关系简单。一次又一次的在枪林弹雨中没有变成众矢之的,只不过是生活在和平阵地,身边最亲的人从未想过对我扣动扳机而已。

但,谁能永远的幸运下去。

风已经刮起来了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

我无法说服审美局限的人,美不止是每天在网络上漫天飞的磨皮锥子脸大眼睛瘦皮猴。皮相的标准答案是枯燥的,牲口化的。生而为人,灵魂的磨练和重塑,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美好。

我无法说服思维已经固化的老一辈,告诉他们,少数的人群,有他们自己的生活,他们自己实现价值的方式。结婚生子,只是一种个人的选择。他们的焦急,来源于自己的弱小,对于抵御人生“不确定性“风险的弱小。

但是我依然会为少数的人,少数的选择去发声。抹掉了他们,也是抹掉了自己选择的权利,抹掉了所有人未来的可能性。

愿每个人都能找到最好的自己,最终获得自由。


露伴老师

还没有完成

希望画完所有练习后能够有余力把这个摸鱼填了

我看到每个人都在看似正常的生活中慢慢滑移,向一个未知的黑暗方向滑移。所有的一切都不自知,在到达最坏的结局之前,一切风平浪静。